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遺傳研究可提供迄今爲止最全面的乳腺癌風險圖

一項有關乳腺癌遺傳學的重大國際研究已經確定了350多個DNA“錯誤”,這些錯誤增加了個體患上這種疾病的風險。參與研究的科學家說,這些錯誤可能影響多達190個基因。

該結果今天發表在《自然遺傳學》雜志上,提供了迄今爲止最全面的乳腺癌風險變異圖。來自全球450多個部門和機構的研究人員說,這些發現將有助于提供最詳細的圖片,說明我們DNA的差異如何使某些女性比其他女性罹患該疾病的風險更高。

個體之間的大多數DNA都是相同的,但存在一些差異,稱爲遺傳變異,這些變化可能産生深遠的影響,增加了個體對疾病的易感性。

我們的DNA-人體的藍圖-包含20,000-25,000個基因。其中許多編碼蛋白質,構成人體的組成部分。遺傳變異可以位于基因內,從而改變蛋白質。但是,大多數遺傳變異都位于基因外部,有時會調節基因的功能,從而增大或減小甚至關閉其“體積”。尋找這些變體靶向的基因並不容易。

大多數疾病是複雜的多基因疾病-換句話說,沒有單一的遺傳變異或基因導致該疾病,而是許多疾病的組合共同起作用以增加個體患上特定疾病的可能性。乳腺癌就是這樣一種疾病。

先前的全基因組關聯研究(GWAS)涉及將患者的DNA與健康對照的DNA進行比較,發現了約150個基因組區域,這些區域明顯影響乳腺癌的風險。在這些地區,研究人員知道有一種或多種遺傳變化會影響罹患癌症的風險,但他們很少能夠查明涉及的特定變異或基因。諸如此類的精細映射研究使科學家能夠縮小導致該疾病的變異體,它們如何發揮作用並預測涉及哪些基因。

惠康桑格研究所的勞拉·法查爾博士說:“我們從以前的研究中知道,我們DNA的變異會增加患乳腺癌的風險,但是科學家很少能夠確切地確定涉及哪些基因。”“我們需要這些信息,因爲它爲我們提供了導致該疾病的原因的更好線索,因此我們可以如何治療甚至預防它。”

在這項新研究中,來自全球數百家機構的研究人員進行了合作,將11萬名乳腺癌患者的DNA與約90,000名健康對照的DNA進行了比較。通過比以前更加仔細地研究,他們確定了352個風險變量。目前尚不清楚這些基因靶向多少個基因,但是研究人員已經以合理的信心鑒定出191個基因。以前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被認可。

劍橋大學的艾莉森·鄧甯博士說:“新發現的乳腺癌基因的驚人數量爲我們提供了更多需要研究的基因,其中大多數尚未被研究過。”“這將幫助我們更加詳細地了解乳腺癌的發生和發展過程。但是,目前已知起作用的基因數量之多凸顯了這種疾病的複雜性。”

在新發現的遺傳變異中,三分之一的女性傾向于發展激素反應型乳腺癌,這是五分之四的乳腺癌患者中發現的疾病類型,這些患者對激素療法如他莫昔芬有反應。15%的遺傳變異使女性更容易患上罕見的雌激素受體陰性乳腺癌。其余的遺傳變異在兩種類型的乳腺癌中都起作用。

在大多數情況下,遺傳變化會影響基因的表達-換句話說,一個特定基因的活躍程度及其創造的特定蛋白質的數量-而不是改變蛋白質本身的類型。例如,九種不同的變體調節同一基因,即雌激素受體(ESR1)基因。許多其他變體影響DNA中雌激素受體蛋白結合的位置,進而調節其他基因。這凸顯了ESR1基因及其蛋白産物雌激素受體在乳腺癌發展中的重要性。

研究人員說,雖然每個遺傳變異只會使乳腺癌的風險增加非常小,但加在一起,這些變異將使她們能夠“微調”基因檢測,並使婦女更加清楚地了解自己的遺傳風險。然後,這將使醫生和臨床醫生就降低風險和預防疾病發作的最佳策略提供建議。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